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邵戈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城市垃圾》邵戈的图像世界

2013-05-08 10:08:2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贾方舟
A-A+

  1989年后的中国水墨画,展示出一种与80年代不尽相同的新格局。这一格局大致可归纳为三个不同流向:以回归文人画传统为指向的新文人画的兴起:以歌颂为基本模式的现实主义新传统的回潮:以建立当代形态为目标的现代水墨的全方位实验。第一种流向就其宗教于文化针对性而言,有它的合理性与极其意义,但其淡泊、隐退、无为的精神内涵及玩世心态与进取的时代不同协调,因此,它不具有开拓性的意义和未来学的价值,从而不能构成一种健全的当代形态;第二种流向是为适应官方展览而延续下来的一股规守积习的思潮。虽然它直接针对的目标是新潮美术,但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并不与它同在,而只有第三种流向才显示出一种迫切进入当代语境的状态。对人的生存状态与生存环境的关注,对个人经验与个体的意识的尊重,对生命意义的把握与追寻,对多种话语、符号、图式的兴趣以及对多种媒介的敏感,使这一流向显示出一种强劲的生命活力与健全的人格力量,精神探索的批判立场与形式实验的前卫姿态,是这一流向的基本特徵。
  邵戈的《城市垃圾》连作,显然只能归属到这后一流向之中。无论其符号的运用,还是其精神内涵的表达,都逾越了传统水墨既有的格局与审美规范。《城市垃圾》即非传统意义上的套路,也非传统格局中的模式。它展现的是一幅都世人生存环境和人文空间净化的图像世界,是一个现世人生精神的生命景观。那些陌生的精神符号,让人感到压抑、矛盾甚至有些恐怖。那些处在不断的宣泄、矛盾的冲撞、灵魂的飘逸演绎出来的形相互纠结,相互磨擦,从而产生出一种无休止的嘲弄和‘幽默’。这一种视觉效果或许正是画家想用心诉说的。若论邵戈的笔墨技巧,他画那些常人所喜欢的甜美抒情的小品实在是驾轻就熟的事。但他所以要放弃这样一些讨人喜欢的画面去追求一种生涩怪异的美,是因为他在那些甜熟的作品中找不到自己,他的心灵无所寄托。而这都世的拥挤、嘈杂、灰暗城市脏而杂乱的蛮荒之境中,他的‘心音’反而得到回响。要通过一种程式化的笔墨去诉说生存的际遇或人生的感怀何其容易。但真是出于这样一种内驱力,使《城市垃圾》超越了程式,是画家获得了一种表达内心经验的话语方式。那些强劲的生命意象,作为心灵的投影,正是一种精神事件的不期然产物。邵戈借助於这引起莫名的精神符号表达的同样是一种“心象”,一种长期遮蔽於内心深处的一种让人难以承受却又不得不承受的精神现实。当画家要把这种心理经验与神层感觉转换成一种视觉方式时,他就不得不采取一种接近象徵与隐喻的手法来表象。因此,《城市垃圾》的主题并不在“城市垃圾”本身,从释意学的角度看,“一切都是象徵”‘歌德’,“一切都指向另一个东西”‘弗兰茨’不论画家自己是否意识到这一点。有鉴于观者对那些精神符号所排拒心理,画家又通接近於传统的背景处理加以缓解。疏密有致的空间层次,干湿浓淡的笔墨变化,均是在严格的传统规范中进行,甚至可以说,为给观众留出更多理解的余地。
  对观者的审美心理定势的破坏,从审美趣味的角度看,只能是好事,因为宴请趣味的转换,正是在时代变迁中艺术转型的标志。因此所有具有开创意义的画家,都在以其新的艺术促成新的审美趣味的转换。《城市垃圾》在视觉与心理与强行塞给观众的那些部分,也正是作品中有可能改变观众审美趣味的具有积极意义的部分。
  虽然从心理学角度看,《城市垃圾》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但从风格学角度来
  看《城市垃圾》则属于一种“超验”的艺术。因为他所提供的视觉图像是画家精神与状况的幻化,一种是曾相识却有全然陌生的图景,甚至包括那些平涂的色块,也似乎具有一种超然的意义。
  《城市垃圾》连作基本上使用墨完成,整个画面墨气淋漓,浑芒苍潤中更显出一种对人类生存空间与生命状况的关注。对生存的自省与现实世界的审度,使他的水墨画正真步入了“人”的生存空间,在精神层面上体验和展示了作为一个现代人的种种复杂心态,表现出深刻敏锐的批判意识,强劲昂扬的生命激情和疾风暴雨般的视觉力量。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邵戈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